夏有凉风冬有雪

我爱“重爱”

去年初开始拜读飞檐廊下姑娘的作品,先是现代题材的“重爱”、“雪”,然后是民国的“这一生”,不知不觉被她讲述的故事迷住了,我的心会随着文中人物的命运时而忐忑不安,时而开怀大笑。本人比较闷骚,一般羞于在评论栏和作者互动,也就是点个小蓝手什么的,希望分享给更多的朋友,让姑娘的好文不至淹没,能有更广泛的传播。现在她的古风文“某某词话”杀青了,本来想写个人物群像,表达我对姑娘故事里的角色们的喜爱,以及对作者的故事伴我度过那么多美好夜晚略表谢意,但却发现我喜欢的人物太多了,不知从谁下笔。先草就一篇小文,谈谈我看的第一篇文“重爱”吧。 
 
一千个作者笔下可以有一千个楼诚,可是好文却有着共同的特点:合理的结构、跌宕起伏的故事、活灵活现的人物以及精彩的语言表达。 
 
先聊聊故事的架构,所谓“重爱”一定不是简单的故事,为什么爱?为什么分开?又为什么冰释前嫌破镜重圆?往往要从“long long time ago “说起,当然可以按照时间的自然顺序平铺直叙从过去说到现在,不过那样稍显平淡。在第一章和第十章,姑娘巧妙的用贺爸爸和平平的两个梦,在过去和如今之间切换,既把两对主西皮的恩恩怨怨介绍清楚,又调动了读者的情绪上下起伏,我觉得有点像电影里的蒙太奇,或“闪回”,亦或是中国画里的构图:一幅好画总是要讲究“位置经营”,这是南朝画家谢赫在其“古画品录”提到的一条标准,具体是说画里每个物象的地位和把它们配置在哪儿,画家要有个事先整体设计,浓墨和淡彩也要搭配着用,才有“跳脱”感,画面不至于呆板。“重爱”给我的感觉就像是一幅好画,我们被姑娘的笔带动着穿梭于过去和现实之间,时而甜蜜,时而伤感。 
 
接下来说说故事本身,与其说是个现代背景的文,不如更像是AU,比如安儿的病,谭爸爸父兄的遭遇,显然离我们现实的生活很远,有很多作者再创作,但是我读后并不觉得虚假,或者说我愿意相信它们是真的,这是因为飞檐姑娘的逻辑非常严谨,安儿的病以及飞檐给这个病下的定义,解释了为了救小姑娘的命,阿度不得不放弃和贺爸爸的马尔代夫之约,也解释了为什么阿度可以救小姑娘,且非他莫属,还解释了为什么救小姑娘和同时保持与贺爸爸的甜蜜爱情是不可两全的事。我喜欢这种严谨的文风,不像读某些其他作品,看着看着不是人物前后矛盾,人设崩塌,就是作者放飞自我不知道到了哪里。, 
 
接下来谈谈“重爱”中的角色,先说安儿,我真是爱死了这个有点饶舌的小宝贝,一些细节特别生动,比如基于观察到贺陈和谭爸爸之间的纠葛,一方面不想惹自己爸爸和daddy生气,甚是想取悦于他们,故意说谭宗明过着“都没吃过好甜点“的“悲催生活“,在夸谭爸爸帅以后,不忘记找补一句“当然没爸爸帅”,另一方面她是真心喜欢谭爸爸和“小叔叔”,为谭宗明疗伤,和“冒险”去谭家大宅拜访,这一些列剧情看得我忍俊不禁,难为这小戏精在矛盾重重的两对主CP之间搞平衡了。另外,“超感性”的贺爸爸,可以为给阿度“出口气“而去美国折腾谭宗明的公司,“超理性”的谭爸爸可以为家国大业选择和平平分手,双胞胎兄弟嘟嘟传统保守,平平浪漫新潮,凌院长的杀伐决断,庄教授的长兄风范,我都喜欢的不要不要哒。 
 
最后说说飞檐姑娘的语言风格,“有趣“是最对我胃口的,包括正文前后的小段子。飞檐姑娘善“自嘲”,变严肃为诙谐,化沉闷为开心,另外她文中人物之间的对话也是这种风格。俗话说,“文如其人”,隔着马甲,我们并不知道作者是个怎样的人,但是我却往往喜欢揣测一下写出这文的姑娘在生活中会是一个什么模样,私以为,飞檐应该是个既逻辑缜密,聪慧;又洒脱风趣的姑娘,不知对否。





 @飞檐廊下,笔芯!




 




最后,她还应该是一个“勤奋”的人儿。不好,她一定看出来我来催更的“阴谋诡计”啦,顶锅盖跑。

向大灰狼宝贝兔姑娘的“胡齐,1982”致敬

爱上楼城,有不少日子了,也看过很多太太的非常好的衍生同人作品,”胡齐“还真是一对冷西皮。我既木有看过东哥的"鬼吹灯"电视剧,也木有看过KK的“知青“,但是却被大灰狼的宝贝兔太太的"1982"深深打动了,一直追了下来,故事完结以后我又开始二刷,三刷。觉得必须写点什么把自己心中的感念表达出来,也把一部好的作品让更多的人知道。

 

”1982“第一好在太太的创造性,或者说是“创作性”,故事开始的点非常独特,是知青返城后,齐勇上了大学,胡八一去了广西前线之后的重逢;虽然有关于他们知青生活的片段“闪回”,但占很少篇幅,主体内容完全是在讲1982的全新故事;又巧妙插入了宋运辉,引入了“大江大河”的年代背景,读起来自然,真实,毫不违和。

 

第二好在人物描写,所有的角色都写活了,楼城,胡齐,小辉都是那么生动有个性,人物之间的关系设置,铺垫也非常合乎逻辑;楼城和胡齐在北大荒相识和相知,是非常年代的患难之交,后来到了上海,楼城对齐勇的关爱和照顾,成了感情深厚的义父子。小辉作为齐勇的同学和室友结识了班长的“战友”胡大哥,后面发生在三个人之间的一系列纠葛,情谊和故事,特别是从小辉的角度描写他对班长,胡大哥以及他们之间的关系的认识,特别是他对胡八一的喜爱,克制,心里描写的非常细腻,层层递进,非常感人。我看过以后,坚定站胡齐不变,但觉得小辉对胡大哥的的感情也很美好。

在众多楼城衍生文中,不乏一些日常小甜品,也很有情调,但是有起伏,扣人心悬的情节的作品,总是更能吸引读者,令他们欲罢不能的去追剧,急于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些什么,”1982“ 就是这样的作品,它的故事设计非常有张力,齐勇学车撞倒了女生,而后被女孩父亲设计;小辉和齐勇在毕业分配时的竞争关系,以及胡八一为此与小辉的谈话;小辉帮助胡大哥开拓业务而利用了开颜父亲的渠道及权利等情节都很生动,而且不仅仅是为故事而故事,它们都给人物关系造成很大影响,也推进了故事的走向,使读者觉得无比的真实合理,为故事里的主人翁的命运而欣喜或担忧。

 

超爱齐勇。赵医生的灵动俏皮,熏然的阳光,一霖的柔顺沉静都很令人喜爱,但齐勇是那么的独特,在北大荒对明诚的帮助证明了他的善良,我不知道当年他和胡八一是怎么从北大荒分别的,但是从他打给小胖的电话,从他在火车站愤怒地质问胡八一是否可以再一次的离开,他的爱是那么的深厚,他对爱的表达又是那么的傲娇,我们不可能不喜欢这样的齐勇。

 

超爱胡大哥,在胡齐关系里,胡大哥往往都是那个示弱,妥协的,宠溺的一方,对齐勇无比宽容,但是一旦发生重大变故,他是那么的有决断,有担当,卡车撞人事件后胡八一的敏锐反应,操控能力,给所爱的人撑起来一片保护的天空,真是一个大写的“MAN”,难怪小辉对胡八一也能产生特别的情感,这样的大哥,我们大家都很爱呀。

最后,我也很爱能写出这么好故事的大灰狼的宝贝兔姑娘,笔芯。



喜欢搂小腰太太的文

没发过文,这第一次竟是写给搂小腰太太的“面摊”,因为只是内心有许多东西想表白一下。

看过太太全部楼诚衍生文,从谭赵,荣霖,到杜方,凌李;从长篇的“姻缘巧合”,“独家记忆”,到只有两三章的“逾墙”“土匪抢亲”,篇篇味美无比,拿这篇秦川“蛋炒饭”的“面摊”来说,明明是一对冷西皮,原著里的剧情线索,人物刻画的基础都极为薄弱,但在太太的生花妙笔下,却讲述了一个情节扣人心弦,人物立体饱满的故事,令人读来欲罢不能,不忍卒卷。

我这人不善总结,但觉得其实这篇也反应了太太一贯文风,有几方面的好:

一是人物生动,如果让我各用一个字描述两位男主的人设的话,临川是“智”,临渊就是“萌”啦。临川有心机,有谋略,对付夺财产的亲族,爱人的显赫家族成员机智,果敢,临危不惧,对于想长期“赢得”和“占有”临渊的爱情,心理也有一副“小九九”,但他的这些谋划一点儿不令人感到其狡猾而生厌,这是因为腰太刻画的范川透着骨子里的善良,从寒风里端给傻子的一碗面,到做面摊生意的分量足,回头客多,到担心有朝一日临渊恢复记忆,自己这样得来的爱情算不算是对他的欺骗,让人感到秦玄策遇到了这样的川川真是赚到啦。再说临渊,傻子的人设是很容易写崩的,搞不好,“笨”,“蠢”的行为会令人生厌,可小腰的临渊给人以稚子般“萌”杀众人的感觉。这里引用一些细节描写,来说明我的这种感受:

“临渊一向又最听范川的话”,“有些傻气的青年听了这话完全不会想歪,被心上人夸奖后,脸上的笑容灿烂得像是五月骄阳”。 

 “昨晚剁肉拌酱加和面一串的事把临渊累得不轻。他自从知道范川手上青青紫紫的疤痕是什么后,本就勤快的一个人干活越发积极,恨不得让范川整天就揣着汤婆子坐在一边,什么都不干地享福” 

  “临渊凑近了范川,睁大一双眼睛仔仔细细地看过他的脸后,才放开,似乎在确认范川是真的没哭,然后才拍了拍怀里抱着的食盒,单纯的脸上又有了开心的表情,献宝似的说:“我想给你送饭!” 

  

   能有这样一个“傻宝贝”,当范川”身披寒风,满载疲惫回家的时候,能有个人守着一盏暖黄烛火等你,是一件想想都会让人觉得愉悦的事”。 谁又能说说川川运气差呢。

到后面章节,临川,临渊对话秦二哥,临渊鹦鹉学舌般模仿爱人说“您可以叫我临渊”,活脱一幼儿园大班宝贝,“幼稚儿童欢乐多”,让人忍俊不禁,活活萌杀我等读者啦,恨不得也像川川那样抱一抱大脑袋。

这篇文第二好在情节跌宕起伏,从范川穿越,身体原主凄凉身世,到寒冬夜晚捡到一只傻宝贝,两人恩恩爱爱却躲躲藏藏的小日子,到丢了临渊,两伙人暗找秦三爷,看似平铺直叙,其实从胖掌柜对京城秦氏显族的描述,半夜赶车送临川回家,其实都是后文的伏笔,甚至连打酱油的捕快方瑞哥,也是引入秦二哥后面情节的铺垫,腰太文的架构令人不得不竖大拇哥,个人感觉情节推进张弛有度,写感情时,细腻温婉;故事发展的又紧凑有序,紧扣人心,太太是个说故事的好手。

最后喜欢很多对社会,生活环境细节的描述,劈柴,做面,吹红烛,看了太太写的川川做给傻蛋儿的好吃的,神马狮子头,水煮鱼,还有面裹炸泥鳅一类的,俺想想也要流口水啦,想必太太不光文笔好,自家也有一个活色生鲜的厨房?

仅以一篇小文,献上我对腰太太的❤️。

   

  

u